» HOME » 達悟語辭典 » 常見問題解答

常見問題解答

常見問題解答

問題一、為何本詞典每一個詞項後方括號內的發音不以國際音標符號表示?
答﹕ 

由於本詞典書寫符號所代表的發音均已在「達悟語書寫符號」部分講解清楚,無需重覆,因此詞彙後方括號內發音僅用來表示重音的位置。凡是重音不在最後音節者才予以標記重音位置。

問題二、為何有些詞根沒有詞類標記?
答﹕ 

達悟語的詞類是在句中視構詞、句法特徵而定的。凡詞根無例句相伴,則無詞類標記。例如makarang為靜態動詞「高」,由ma- 靜態動詞前綴+ 詞根karang“高”結合而成。但是在amian so makarang“有工作房”的句子中makarang可當名詞「工作房」,因為出現在斜格標記so的後面。但是karang不會單獨出現,也無例句,所以沒有詞類標記。

問題三、如何才能找到我要的詞彙?
答﹕ 

本詞典有三種查法﹕第一、從達悟語的詞根查起。如果你不了解達悟語的構詞、無法猜出詞根,也可以直接按照詞彙書寫方法,找到其所屬詞根,再按圖索驥,找到該詞彙的中文意義;第二、從中文的注音符號查起;第三、從英文的語意查起。

問題四、為什麼有的詞根有a音節開頭,但在相關的衍生詞裡卻看不見a音節?
答﹕ 

有的詞根有a音節開頭,例如aned沉下去,與前綴om-結合形成新詞時,由於衍生詞的重音落在最後一個音節,所以倒數第二音節a-,因為沒有重音,所以會被銷音﹕aned + om- = om-aned => om-ned 沉下去。同樣的,當aned在助動詞to“就”後面出現時,會產生詞音位變化,母音開頭的詞根會變成ng-,由於衍生詞的重音落在最後一個音節,所以倒數第二音節a-,也因為沒有重音,而被銷音﹕to + aned = to nganed => to ngned就沉了。但是數字asa“一”,因為還有單獨發音的sa在例句中出現,例如sa a zivo一千元,我們決定用sa作為其詞根代表。另外,kan“吃”的詞根沒有a-音節,是因為當-om-詞綴與kan連接形成之衍生詞為koman吃,雖然akan可以單獨使用,為祈使句“吃吧!”,我們仍以kan為其詞根。不過有a-音節的例子真不少,而我們在決定詞根是否應有a-音節時,雖然已經盡力“一網打盡”,但難免有漏網之魚,不能完全一致。未來期待達悟語的書寫方式在蘭嶼形成“約定俗成”的社會規範時,我們將會有比較一致的做法。

問題五、為什麼有的詞根有一橫在詞根的前面?
答﹕ 

凡是靜態動詞詞根沒有辦法加上a-音節獨立出現在祈使句中時,我們會在詞根前面加上一橫,例如-bsoy“飽”。這一橫代表不能獨立發音,而必須和其它詞綴結合形成新詞。

問題六、達悟語的記音一定是一個子音搭配一個母音嗎?
答﹕ 

達悟語的音節不都是一個子音搭配一個母音,CV音節型態只是其中一種而已。以下列出所有達悟語的音節型態﹕

達悟語音節型態
音節型態 達悟語詞 中文語意
V o 主格標記
VV ai
VVC aon 拿出鍋裡的食物
VVCVC aorod 前院
VC am 呢、啊(主題標記)
VCV ori 那個
VCVC icoy
VCCV agza 很快
VCVV adoa
VCVVC avoag 雄的
VCCVC abcil 饑荒
VCCVCVC apnezak 早晨
VCVCVC aganas 土石流
VCVCVCCVC alibangbang 飛魚
VCCVCCV aktokto 想法、意思
CV da 他們(屬格)
CVC bos 趕走動物的叫聲
CVV tao
CVVC kois
CVCV ráko
CVCVV kadai 小米
CVCVCV tatala
CVCVC tawag 呼叫
CVCCVC sipzot
CVCVVC cilaos 穿洞
CVCVCCVCVCVC balangbangapat 小毛蕨
問題七、為何有的母音中間有h,而有的沒有?
答﹕ 

這是一個典型的語音變異的問題。當兩個母音相連時,有時雖沒有子音將其間隔開,但由於重音在最後音節,在發音上可能會是noon~nohon~nohen,aaapen~ahahapen,有人甚至會用喉塞音取代,例如﹕no’on,a’a’apen。因此在書寫時,為區隔音節,有的達悟語使用者會習慣在母音中間用h隔開。另一個例子則是歷史語言學的問題。由於與達悟語有親屬關係的其它菲律賓語在相關詞彙上有/h/的發音,例如vahay“房子”在菲律賓Tagalog語的發音是bahay,雖然達悟語vahay~vaay有變異現象,達悟人似乎習慣寫成vahay,這是約定俗成。還有一例則是因為母音刪減而造成的,例如﹕aep暗 + om- = omaep => omhep“一大清早天色未亮即去做某事”。如果未放h將om 與ep隔開,則發音時,會將m與e相連,錯唸成omep。這是另一個放置h的原因。不過這個問題如同前述a-音節的例子,由於達悟語文字化的問題方興未艾,編撰詞典者在語言教育“規範化”與語言使用“變異性”的兩難間,往往無法達成共識。未來期待達悟語的書寫方式在蘭嶼形成“約定俗成”的社會規範時,我們將會有比較一致的做法。

問題八、為什麼/y/和/w/有時出現,有時又不出現?
答﹕ 

首先討論/y/﹕凡是母音/i/出現在另一個音節/a/之前或之後時,/y/的介音是可以預測的,所以不用寫出來,例如﹕apia“好”不必寫成apiya。又例如ai“腳”,不必寫成ayi。其次,當/i/出現在母音/a/之後,形成複母音ay,則會出現複母音/ay/上升至/ey/的自然現象,例如﹕ka-isak-an=>keysakan,ka-rai-an=>kareyan。為了讓書寫方式透明且能反映構詞原則,可以採取kaisakan和karaian的寫法,如果要照顧發音的實際狀況,則可寫成keysakan和 kareyan。最後,當/i/是一個前綴,出現在衍生詞首,我們把它寫成/y/,例如yakan“副食、菜” (= i-akan),表示這個前綴已經緊密與詞根相連,成為一個新詞。

其次討論/w/,凡是母音/o/出現在另一個音節/a/之前或之後時,/w/的介音是可以預測的,所以不用寫出來,例如﹕doa“二”不必寫成dowa,又例如﹕tao“達悟人”不必寫成tawo。其次,當/o/出現在母音/a/之後,形成複母音/aw/,則會出現複母音/aw/上升至/ow/的自然現象,例如﹕ka-osong=>kowsong“配偶”,又例如﹕maka-obot=>makowbot“出得來”。為了讓書寫方式透明且能反映構詞原則,可以採取kaosong和makaobot的寫法,如果要照顧發音的實際狀況,則可寫成kowsong和makowbot。最後,當/o/是一個前綴,出現在詞首,我們把它寫成/w/,例如wanjin“何處” (= o ajin),表示這個主格標記已經緊密與詞根相連,成為一個新詞。

問題九、達悟語的記音方式是採取「我手寫我口」嗎?口語發音怎麼說,們我就怎麼寫嗎?
答﹕ 

由於口語發音會因為發音速度的快慢、地域差異、風格轉換、以及是否連音等諸多因素影響而產生變化,在詞典中為了要以固定符號代表詞彙,必須採取比較折衷的做法,所以記音一方面會比較精簡抽象,另一方面又要顧及書寫方式能反映構詞原則,因此,記音時常會只記錄子音或母音類的發音(即所謂「音位」),而不完全是口怎麼說,手就怎麼寫。最後,當語言的自然變異現象也要兼顧時,則必須採取權宜之計,例如﹕makeykai (ma-kai-kai )“儘快”,key的變音和kai的詞根在同一詞彙中混合標記。

問題十、為什麼要單獨列出複合詞和片語,例如mata no angit?
答﹕ 

詞典所列的詞彙都是需要記憶的內容,例如mata no angit無法將組成成分“眼睛”+“的”+“天空”一一翻譯,得出“星星”的意思,所以需要特別將這些常用卻“猜不到”的意思單獨列出來。

問題十一、為什麼詞根sepsep“吸吮”出現在不同衍生詞裡,例如﹕manepsep,sepsepan,sepsepen時,中文翻譯都一樣是“吃田螺”?
答﹕ 

這正突顯從事翻譯工作是無法走出“翻譯語言”框架限制的困境!如果我們不考慮中文的“可讀性”,而要將達悟語表達得淋灕盡致,則需要做許多“十分囉唆”的解釋功夫。例如﹕

ko manepsep so peyret我正在吸田螺(重點放在吸的動作上,沒有設定哪一個特定田螺)。

ko sepsepan o peyret 這個田螺給我吸了(我要從殼裡吸出螺肉,但尚未完全吸出螺肉,重點放在田螺殼這個處所)

ko sepsepen o peyret我要把螺肉吸出來(重點放在這個特定的田螺肉,要被完全吸出來)。

問題十二、何謂詞?如何斷詞?
答﹕ 

詞包括實詞和虛詞兩類,常見的動詞、名詞都是實詞。但是我們不能忽略了虛詞的存在!例如﹕代名詞ko、助動詞ya,格位標記si和o,繫詞a,和疑問助詞an,皆是虛詞。雖然他們在發音時,常有附加詞(clitic)的特色,必須附著在另一個詞上一起發音,但因其具有獨特的語法意義,仍算是一個獨立的詞,為使得構詞透明化,我們會將它與其它的詞分開來書寫。例如﹕si aman不寫成 syaman。在達悟語中的”ya”除了表第三人稱單數的代名詞以外,也有當作指示詞及助動詞的用法。舉例而言,” ya apia a tao.”(她很漂亮)句中的ya是「她」的意思,而” apia kanen o ya?”(這個東西可以吃嗎?) 和” ya asa ko niakan a wakay.” (我吃了一塊地瓜。) 則分別是指示詞”這”與助動詞的用法,要和其它詞彙分開書寫。